您好,欢迎使用数字图书馆 !

出版传媒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出版传媒 >
从商务部两份名单看出版走出去有何新特点
2017-12-04 13:23:00 来源:中国学术期刊网 访问:
摘要:本报见习记者 张君成 编者按 在商务部近日公布的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公示名单和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公示名单中,不少出版单位以及相关的出版项目榜上有名
  本报见习记者 张君成
    编者按 在商务部近日公布的“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公示名单”和“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公示名单”中,不少出版单位以及相关的出版项目榜上有名,展现了出版业走出去的强劲实力。本期周刊05版对入选出版社和出版项目进行集中梳理,以此可分析出近一两年来我国出版走出去的重点企业和重点项目的特点。
 
  在各种国际书展上,越来越多的外国读者被中国图书所吸引,这也证明走出去越来越有成效。资料图片
 
 
  版权输出实现了文化内容走出去的业态突破。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供图
 
   “体验汉语”(泰文版)系列教材在泰国被1000多所中小学校的30多万名学生所选择使用,中国文化得到进一步普及。高等教育出版社 供图
    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的文化和学术提供了绝佳的交流平台,也为出版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不少出版单位纷纷抢占先机“借船出海”,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在商务部近日公布的“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公示名单”和“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公示名单”中,共有30多家出版企业以及近20个相关出版走出去项目入选。
    从企业的角度看,入选的出版企业在走出去方面积极布局,顺势而为,抢占了发展先机。从项目的角度看,入选的项目都是以优秀出版文化内容为基础,以创新为驱动力,发挥了企业的自身优势,弘扬了自身的品牌实力。
    落地生根
    创新经营形式
    对于出版单位来说,走出去只是第一步,走进去并实现可持续发展才是众多出版单位关注的重点。本土化战略与资本运作便成为企业走出去的不二法门,最具体的体现便是建立分支机构,在走出去的国家落地生根。如人民卫生出版社的“人民卫生出版社美国有限责任公司”、清华大学出版社的“日本株式会社树立社收购及运营”、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的“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北美分社投资建设项目”、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中国—南亚科技出版中心”、山东友谊出版社的“尼山书屋走出去工程”、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的“美国PIL公司并购项目”等。
    这种创新经营的模式,帮助出版机构向所在国市场的读者推介中国的优秀作家与画家,推动母体出版社优秀原创图书的版权输出。更为重要的,是它们充分利用该国优势出版资源,打造适合各国市场需要、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优秀图书,在当地树立母体出版社品牌的同时,把优质出版资源引进到国内。
    出版机构的审时度势,提早布局成为了这些分支机构项目成功的首要原因。比如早在2008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及时捕捉到加拿大BC戴克出版公司出售全部医学图书资产的信息,据人民卫生出版社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迅速进行收购谈判,最终投资500万美元在美国成立人民卫生出版社美国有限责任公司。
    其次便是基于内容所打造的本土化战略。出版单位需要了解目标国的政治、宗教和文化的环境,形成有针对性的行业应对策略。而这种本土化还体现在盈利模式上,出版单位要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和特色化的经营发展策略,并能提前研发针对目标国的图书产品线。如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北美分社将教育培训与出版相结合,针对北美本土特点,研发不同人群的对外汉语教材。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相关负责人说:“我们与汉语教师培训、汉语教育管理等衔接,同时创新出版发行模式,实现实体分销渠道、网络分销渠道的本土化。”
    最后就是要拥有清晰明确的目标,实现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的统一。这需要出版机构进行市场论证,也需要它不忘走出去的初心。要明确走出去追求的目标,是为了社会价值还是经济价值,还是兼而有之。如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中国—南亚科技出版中心紧抓学术出版不放松,与印度出版集团合作,不仅网罗了一批国际化的作者队伍,打造了高质量的学术选题,而且夯实了自身出版品牌,帮助学术出版更好的发展。
    借枝发芽
    促进文化交流
    注重国际文化交流,打造跨文化的交流平台也成为近两年出版机构“借船出海”的重要方式,这也在入选的项目名单上有所体现。如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当代科技前沿专著系列、Frontiers in China系列英文学术期刊、体验汉语泰国中小学系列教材等出版物海外推广项目”,北京时代华语国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中国故事国际推广平台项目”,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一带一路童书互译工程”,青岛出版集团的“日本渡边淳一文学馆海外运营项目”等。
    走出去项目的推进,加强了中华文化跟世界各国文化的交融交流,促进了文化间的顺畅流动。如青岛出版集团是从原运营方日本大王造纸株式会社接管了渡边淳一这一大IP,借鉴和包容的文化交流的态度最终促成了“日本渡边淳一文学馆海外运营项目”的成功。
    得益于精准的内容建设与渠道推广,出版机构的跨文化交流平台使得所在国家更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比如高等教育出版社的体验汉语泰国中小学系列教材项目,注重本土化、高科技、差异化、以客户为中心等思想原则,在细节上猛下苦功。高等教育出版社海外合作部主任肖琼说:“在泰国独具特色的见面合十敬礼,还有黄色、大象、皇室等元素,我们都在教材的编写中有所体现。这使得‘体验汉语’(泰文版)系列教材在泰国被1000多所中小学校的30多万名学生所选择使用,中国文化知识得到进一步普及。”
    同时这些项目的成功也离不开出版机构的合理布局,如安少社“一带一路童书互译工程”实际上是立足于丝路童书国际合作联盟而发扬光大。丝路童书国际合作联盟是其自身定位,重新规划走出去的发展战略,以现有的合作版图为基础,发起成立的。据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助理王利介绍,这个联盟以安少社的国内外合作关系为基础,首批成员发展采取核心的6+6模式,即国内6家专业少儿社,联合丝路沿线6家战略合作伙伴,利用每年的北京国际书展、上海国际童书展、博洛尼亚儿童书展等大型国际书展机会,组织联盟成员进行对话和座谈,交流行业动态,分享成功案例和经验。另外,联盟通过全局规划、资源整合,在“一带一路”的平台上构建产业链,发挥丝路沿线合作伙伴的资源、市场及互补优势,促进双向投资和多元贸易,实现了合作共赢。
    在此基础上,“一带一路童书互译工程”成果明显,在版权合作与版权输出上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如安少社与黎巴嫩数字未来公司的合资公司——时代未来有限责任公司推出了《刘海栖幽默童话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共30种阿语版图书,而与同乐城漫游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豚宝宝妙趣盒”版权输出到黎巴嫩,实现了文化内容走出去的业态突破,开辟了多介质童书娱乐的“新丝路”。
    欣欣向荣
    打造示范平台
    伴随着走出去形式日趋多样化,出版机构在走出去方面的探索日益深入。而找准自己的战略定位、找准自身优势的宗旨始终没有改变过,为此平台化运作走出去的重点项目,打造示范性的平台,以服务代替产品服务成为不少出版单位的选择。如浙江大学出版社的“一带一路”国际出版示范平台、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当代中国社科图书国际交流平台等。
    社科文献社的当代中国社科图书国际交流平台让其合作交流服务的广度大幅延展。社科文献社如今除了与欧美国家的合作外,不断开拓俄罗斯、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斯里兰卡以及阿尔巴尼亚等周边国家及中东欧国家展开交流合作,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积累了丰富的渠道资源。
    此外,除了图书的合作之外,社科文献社更希望与当地的出版机构、大学、科研机构等合作建立中国研究中心,进行更多的学术交流。因为社科文献社是直属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出版机构,丰富的学术资源让他们在图书出版之外,寻求更多学术的交流和合作,以开展更广泛的出版服务。
    而浙大社的“一带一路”国际出版示范平台则是代表了浙大社的走出去战略的转变。早年浙大社的国际化模式是“借船出海”,借助国外出版社的品牌和渠道的阶段,让中国作者的书进入到全球学术市场。具体便是在国外建立分支机构、分公司,打造出版社自己的品牌,构建自己的渠道。而现今浙大社则是以“一带一路”国际出版示范平台为契机,以重大出版项目和特色资源为抓手,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队伍,探索文化传播新模式,提升浙大社的国际品牌形象,最大程度地提升了中国学术图书在国际上的影响力。